首页 »

80后女孩在上海崇明扎进“故纸堆”,安心做个“修书匠”

2019/10/10 7:05:35

80后女孩在上海崇明扎进“故纸堆”,安心做个“修书匠”

 


“一点也不枯燥!恰恰相反,我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趣,经常可以在古书里发现一些‘小惊喜’。”28岁的湖北姑娘王妍很文静,说话细声细气,可一谈到自己的工作,她马上两眼放光地为之“正名”。她给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举了个例子:有一次,她在一堆《崇明县志》中随意翻阅,意外发现了一册试印的版本,并非完全油墨印刷,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批校字样。“挺精细的,看着那些批校,感觉自己亲历了县志出炉的全过程,我兴奋了好半天。”


去年夏天,王妍通过笔试和面试,进入崇明图书馆信息资料部工作,大部分时间要和“故纸堆”打交道,但她却乐此不疲。“整理、修复古籍文献就像医生给病人做手术,每一本书都是有生命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帮它们续命,让它们继续展示过去岁月的吉光片羽。”

王妍在工作。 张峰 摄

 


“古籍保护”岗位终有人应聘




又到了事业单位招聘季。这一次,崇明图书馆馆长王超终于不用再像往年一样因为招不到需要的人才而心急火燎了。


崇明图书馆坐拥古籍文献(1912年以前刊行)两万六千多册,民国文献五千多册,古籍文献数量比全市其他各区公共图书馆馆藏之和还多出许多。这些古籍文献固然是一种珍贵的不可再生资源,但也让崇明图书馆有了“幸福的烦恼”:如何保存、修复和利用好古籍是一项专业性极强的工作,馆方多年来都在为找不到合适的人才而发愁。“如果技术不到家,很可能‘帮倒忙’,加速古籍的‘衰老’,为了对后人们负责,我们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将古籍小心翼翼地保存在樟木箱里,尽可能维持原样。”王超说。


近几年来,在崇明事业单位招聘活动中,崇明图书馆都有一个“古籍保护”岗位虚席以待。可无论多么求贤若渴,这个岗位好几年一直无人问津。“没办法,古籍文献类专业是出了名的冷门专业,开设相关专业的高校本来就不多,多数学生还没毕业就转专业,或者是一毕业就转行。另一方面,区级公共图书馆在吸引力上也有所欠缺,一般只有省级图书馆才会引进相关人才。”王超表示,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放弃,“我们不招到人不罢休。”


去年夏天,崇明图书馆终于等到了那个合适的人——古典文献专业毕业的大学生王妍。王妍出生在一个学术氛围浓厚的家庭,父母都是葛洲坝的工程师,她高中学的是理科,却因为对中国古代文学的浓厚兴趣,在高考时毫不犹豫地将古典文献专业作为自己的第一志愿。“进了大学才发现,我是班级里30多个同学中唯一一个不是被调剂进来的。”

崇明图书馆。 崇明供图 

 


专心给古籍“验明正身”



在崇明图书馆,王妍目前的主要工作是给每一册古籍和民国文献“验明正身”。在恒温恒湿的古籍室内,王妍戴上白手套,用一块板垫着书本取书、放书,像对待初生的婴儿那样小心翼翼,连呼吸都变得轻柔。她一一记录下它们的作者、版本、版式、批校题跋等内容。表格上的每一个记录,王妍都格外谨慎,存疑之处留着空白,待查阅资料确认后填写。“有些书上的年代、作者等信息是错误的,整理时必须万分谨慎。有些书看似没什么人文、历史价值,但为了便于人们检索,还是要将书籍相关信息仔细记录,不容出错。”

 

和古籍整理相比,古籍修复对技术的要求就更高了。古籍破损的原因有虫蛀、鼠啮、霉蚀、老化、磨损等,古籍修复师要像一名全科医生一样开出不同的修补方案,不仅要具备化学、生物、美术方面知识,还需要在材料、墨迹等领域有相关研究,如果在古典文献学方面造诣深的,还会附上“修补记”,写下古籍上缺损的文字。修好一本书,通常需要十几天甚至是几个月的时间。
 

王妍坦言,她并非古籍修复专业出身,目前仍在向相关专家学习求教的过程中,只尝试过最简单的修复手段。“复旦大学、上海图书馆等单位都有专业的古籍修复工作室,在这方面我还是个‘小学生’,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崇明图书馆。崇明供图

 


“兴趣所在,就不是坐‘冷板凳’”




在常人看来,在图书馆工作的好处是“清净”,坏处也是“清净”。王妍告诉记者,在她工作的信息资料部,平时前来查阅文献的人极少,一两个礼拜才有一个,而且也都是博物馆、档案馆等相关单位的几位“熟面孔”老先生。“常有人问我,会不会觉得无聊乏味?一直和古籍打交道,人会不会变得封闭起来?我觉得完全不会,我也不需要‘调整心态’。只要自己喜欢,就不是坐‘冷板凳’。”


王妍对古籍文献是有感情的。2013年大学本科毕业后,她报考了武汉大学古典文献专业的研究生,无奈未能如愿。看着本科的同学们一个个放弃所学,考公务员、当老师、当文秘的都有,她却并没有放弃心中的“古籍梦”。考研失利后,她在武汉大学旁租下房子,用了两年时间,以一个旁听生的身份“蹭”完了古典文献专业研究生的所有课程。


2015年初,在上海工作的亲戚给王妍发来了上海事业单位报名信息,建议她来上海工作。2000多个岗位,王妍一个个看过去,只关注与她专业对口的岗位。看到倒数第三个时,王妍眼前一亮:崇明图书馆的“古籍保护”职位,专业要求是古籍修复和古典文献学。王妍报了名,并顺利通过笔试,在随后的面试中她过硬的专业知识得到了考官们的一致认可。


在王妍的大学同学微信群里,有一次教授向学生们介绍起最新的古典文献研究成果。有个的同学打断教授:“老师,我们现在都转行了,用不到这些啦。”群里一时沉默,气氛有些尴尬。“我连忙发了个信息到群里:老师,还有我在,我在上海崇明图书馆努力着!”


王超和王妍有一个一致的目标:对馆里两万多册书籍进行全面修复整理,再制作成数字化资料,这样人们需要查阅资料时,就不必再翻阅原书,更利于古籍保护。“这是一项浩大的系统性工程,可能需要几十年的努力。我愿意试试看。”王妍说。

 

题图摄影:张峰 图片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