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那些俄罗斯驻华使馆的小秘密

2019/9/19 5:35:25

【海外】那些俄罗斯驻华使馆的小秘密

并不是每座外国驻华使馆都有故事可讲的,这也意味着不是每座使馆都有它独特的魅力。俄罗斯驻华使馆是外国使馆中的一个奇特现象,它有很多可以聊的历史和现实,甚至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如果从空中俯瞰北京的北二环,会发现这块寸土寸金的地方却有着一大片低矮的小楼和绿地,这里就是俄罗斯驻华使馆。最近正好俄罗斯高官接连访华,笔者忙于进进出出采访之余,对这里的观察兴趣也陡然而增。

 

很多人或许不清楚,俄罗斯驻华使馆是占地面积最大的外国使馆;对俄罗斯而言,这座使馆也是该国所有驻外使馆里面积最大的一个。

 

在俄罗斯官员的眼里,使馆就像是一个大花园。绿地和水面的面积之和几乎占了60%的总面积。所有使馆工作人员的吃喝与住宿全在这里。“里面还有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官员介绍,这意味着足不出户,使馆几乎承载了外交官各种基本的生活功能。

 

有意思的是,笔者也了解到,整个使馆没有一个正式职位的中国人雇员,上至大使、公使,下到一般工作人员都是俄罗斯人。这和俄罗斯在全球其他使馆的规矩类似——既是一种外交传统,从内心而言,用本国人工作或许更放心。

 

至于为什么俄罗斯使馆是个“巨无霸”,使馆工作人员通常都会略带自豪的笑着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10月1日成立,苏联在10月3日就承认新中国。中国奉行“一边倒”外交政策的表现之一就是表达对“老大哥”的敬意。为此中方划出东直门外的土地供苏联建馆,而且有意地“限制”其他使馆面积超越苏联,就连当年与中国有着“鲜血凝成友谊”的朝鲜驻华使馆占地面积,也只能“屈居第二”。

 

世易时移,数十年后苏联解体,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外交地位,当然也继承了苏联驻华使馆的使用权,但使馆内的建筑基本还是当年的规制,包括带有圆形大厅的主楼以及诸多副楼,还是60年前的“原品”,只是在不断加固维修。

 

笔者还注意到,就连主楼大厅里的吊灯上,还装饰有“镰刀锤子”等经典的社会主义造型,它们历经多次装修也没有撤下,也算是使馆的一个小秘密吧。

 

提到主楼的圆形大厅,其实也很有故事。据使馆官员介绍,中苏蜜月期,毛泽东曾到访苏联使馆,在圆形大厅里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这里也成了毛泽东唯一一次到外国使馆参观,并且曾发表演讲的之所。

 

进入新世纪,双方的友谊也在延续。虽然没有资料显示习近平曾到访俄罗斯使馆,不过习主席的夫人彭丽媛女士曾在圆形大厅里观看演出。

 

2013年11月19日俄罗斯使馆举行了音乐家柴可夫斯基歌剧晚会。晚会地点就在这座大厅。彭丽媛观看演出后表示,访俄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相信类似的人文活动会增加双方友谊。使馆官员介绍:“这可能也是她唯一到访的外国使馆。”

 

和主楼相比,俄罗斯使馆内最引人瞩目的建筑或许是金光闪闪的洋葱头——使馆左路南侧的小教堂是北京唯一一座东正教教堂,也是大陆仅有的两座东正教教堂之一,另一座在哈尔滨。

 

由于中俄交往的密切,来华经商、工作、游学的俄罗斯人越来越多,作为俄罗斯国教的东正教徒也日益增多,他们的信仰怎么解决?使馆教堂似乎成为他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每到周六、周日来教堂做礼拜的人就络绎不绝。因而这里不仅承载使馆员工的信仰依托,也是北京众多俄罗斯人的心灵归宿。

 

教堂名叫“圣母安息堂”,在不是礼拜日的平时更像是一座博物馆。使馆官员介绍,内部靠东边的大厅是礼拜之所,二楼有很多历史照片和遗迹的陈设。这里记录着俄罗斯人在华的传教史。笔者观察发现,教堂大门前的标牌上写着建于1902年,在2009年维修。

 

教堂对面有一组中式建筑,周围绿树掩映,红墙隐隐。使馆官员称这片区域为“红房子”,是当年总教府。

 

苏联使馆选择此处后,秉承反对宗教的政策,拆毁了此处其他东正教堂,但保留了“圣母安息堂”和“红房子”。不过建筑也从未作为教堂使用,而是被用来当“汽车修理房”征用了数十年,直到苏联解体后逐步恢复了宗教功能。

 

与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不同,东正教不是中国官方认可的五大宗教。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宗教在华比较“小众”,信仰主体并不稳定,流动性强,只有一些俄罗斯和东欧外交官、商人,或俄裔信奉。

 

有俄罗斯“教皇”之称的东正教大牧首基里尔去年5月曾访华,获得习近平的接见。笔者当时的分析认为,习近平“破例接见”基里尔是出于政治和外交考量,毕竟普京也是东正教的忠实信徒。基里尔在访华期间专门来到俄罗斯驻华使馆,在“圣母安息堂”里礼拜。

 

当一座使馆承载了太多的历史,会不会让它的未来显得太过沉重?俄罗斯驻华使馆官员们的眼光显然更务实,也更长远。

 

去年4月,在大牧首基里尔访华前几天,俄罗斯总统普京任命安德烈·杰尼索夫为新任驻华大使。这是8年来俄罗斯首次更换驻华大使。新大使被普遍认为是熟悉中国事务的全才型外交官。

 

要不是对杰尼索夫有所了解,可能没人会相信,庭院深深的俄罗斯驻华使馆,藏着这么一位“中国通”。

 

1969年中苏关系最为紧张之际,杰尼索夫正好18岁,到了上大学的年纪。他考取了俄罗斯最著名的外交学府——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进入经济系学习,同时将中文作为自己今后发展的方向。

 

即使如今成为大使的杰尼索夫也没有放弃中国文化,只要有中国媒体在场,他都会秀几句中文。杰尼索夫也成了外国驻华机构中少有的几位中文十分流利的大使。

 

比如笔者11月底参加的伊尔库茨克州州长访华见面会,就是由杰尼索夫大使亲自主持。他用中文寄语两国友谊——“希望中俄关系更好,特别是经济和投资。”

 

这也是所有中俄人民的希望。